追蹤
蔡景仁老師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26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孕育到弱冠,由弱冠期待而立

      這在當時的台灣社會可是大事一樁,因為這是國家十四項建設中(1974-),唯一一個按照預產期順產的新生兒。出生後,就齊集了一群來自海內外不同訓練背景的醫師,用熱情與活力,在歷任院長的帶領和所有成員各司其職的努力下,逐漸成長壯大,如今終於邁入弱冠之年。一路行來,這群先鋒者,除了為醫院迭創價值,也不斷的成就自己,不但有學術研究成果呈現於臨床最頂尖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而且在該雜誌刊登學術論文的篇數也超越台大醫院這所百年老店。此外,更有多人是國內次專科醫學會的開創者,或擔任醫界各領域學會的領導人與重要幹部,甚至成為國際醫學會組織的重要幹部,光耀成大醫院。

回顧二十世紀末到現今,三十年來,地不分世界與台灣,事不論政經、社科與文化,都處於快速且劇烈的變動中,為因應社會結構的變遷與需求,才有成大醫學中心的催生與創設。在這期間,經歷過時代推演下的多方面衝擊,例如在政治上經歷了戒嚴解除(1987)與終止動員戡亂時期(1991),解除了早期必須經由特別管道才能延攬海外人才的困境;在快速的高科技發展下,醫學研究、診斷、治療儀器、檢驗與藥物研發等一日千里,相對的也增加了採購資金來源的挑戰。同時隨著民主化與經濟起飛而帶來的社會、人權與環保等問題,使社會大眾對醫療品質的要求日益提高,也促成醫療新政策的推動。台灣各級醫院於是背負醫療水準的提升與發展的重責大任與壓力,尤其是全民健保(1995)的政策、健保總額支付制度的推行與醫院評鑑制度的落實。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有些規範的確是成大醫院快速成長的生長激素,但也有些成為發展的絆腳石。整體來說,成大醫院能夠自啟用後不到一個月,經衛生署評鑑為準醫學中心,五年後晉升為醫學中心的規模與水準,以及今年度獲頒國家品質獎的品質,應該都是給所有成大醫院人20年來努力的最大肯定。
古人以「弱冠」表示進入成年,但此年歲體猶未壯,心智未臻成熟,本人憑藉著一份對成大醫院、醫學院的熱愛,提出個人的觀察思考,為成大醫院進行重點體檢,做為集思廣義的燃媒。
對外來說,成大醫院已成為南台灣許多民眾最嚮往的醫療機構,因此,提昇南台灣的醫療水準,進而指向平衡南北醫療差距的目標確已達到,現今應該要超越這個最基本的訴求,重新釐定目標,以更上一層樓,這是一項新任務。由於大環境的大幅度改善,例如多所醫學中心的設立,許多公、私立醫院的高科技設備競賽,和縮短南北差距的高鐵通車(2007年1月)等,提供給民眾到各處求醫的選擇性與方便性,在民眾的心目中,尤其是雲嘉南地區,成大醫院仍是他們求醫抉擇的首選嗎?成大醫院是否有抱負在台灣,甚至於亞洲地區或世界佔有領導地位的思維與做法?要促成這樣的實力與聲譽,還需要有真正愛成大醫院且具有高瞻遠矚的顧問團隊,具有善於規劃、高度執行能力、魄力與親和力的院長團隊,以讓整個醫療團隊的成員再現創院般的熱忱,樂於參與和奉獻,準備再啟程。
對於從「新」設立的成大醫院而言,行政、人事與文化各方面雖然沒有傳統的包袱,但是歷任領導階層在時代背景與社會風氣的影響下,仍然難免受限於制式、僵化的思維,因而失去創新與改革的契機。這二十年來,成大醫學院與醫院之間在「醫學中心」架構理念中的掙扎運作,以及醫學院與醫院院長的遴選,一直是兩個大問題,其解決過程都無法遠離台灣的不良文化,而讓人感到有些遺憾。未來還是要面對這些難題,其中的思考包括:醫院院長要具有講求經營效率的執行長(CEO)氣質,而醫學院院長則是一位有遠見、理念與策略的領導。未來,如果還是選擇只認同台灣世俗價值的領導人,就會流於保守、自滿。因此,如何擺脫世俗價值,創造屬於成大醫院獨特的新文化,將是遴選領導階層機制最大的挑戰。
我們很難得的看到成大醫院96-98年度的策略,可惜的是,看不到寄望科部層級的發展計畫。科部運作的重點,好像一直只扮演著醫院政令的宣達者。雖然各科部都已形成自己的文化、特色,是好是壞、是否影響科部的發展、是否遇到瓶頸、各科部是否隨時認真的檢討、以及是否各自有進一步創新發展的豪氣,這些雖然都屬於各科部的職責,但是卻深深地受到來自醫院高階領導的關切與涉入,也受到科部主任人選策略的影響。近二十年來,科部主任人選的問題,已陷入依循年資排序接任的舊傳統,甚至有些科已進入青黃不接的時期,這是一個必須被正視的嚴肅問題。
對所有員工來說,成大醫院的願景是:醫療人員最理想的教學研究與工作環境。雖然醫院很早就訂定和實施各種在職進修的管道,後來為推動整合及強化臨床醫學與基礎醫學之研究合作,而有臨床醫學研究所和臨床醫學研究中心,又有專款獎勵研究團隊和年輕醫師之研究工作,企圖全面帶動研究風氣;推出研究型主治醫師與教學型主治醫師的新策略,有助於醫師選定未來生涯的管道而更用心經營。但是這些策略能引起多少醫師的熱忱參與?在培養未來醫師科學家之餘,是否因而影響臨床功力的精進,還是能與研究相輔相成?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其實每位同仁選擇在成大醫院工作的動機不盡相同,在過去台大獨領風騷的時代,選擇台大醫院工作的老師們,有不少是沒有家庭經濟的後顧之憂,得以用心於學術研究。我們不知道在成大醫院的後起之秀們,有多少是這樣的幸運兒,又有多少人只得安貧而敬業。任何機構都有受到同儕潛移默化的學習機會,有的被感動鼓勵而堅定高目標,但不免有些人逐漸拘泥於傳統世俗觀、追趕流行價值或趨炎附勢。在此不禁要問:成大醫院是否已形成獨特正向的氣質文化,或者有甚麼次文化正在醞釀?這也是值得關切的議題。
成大醫院的醫師必須在服務、教學與研究求得平衡與突出,才能順利晉升,雖然現在對醫師個人而言,已經開始有不同管道的培養、訓練與升遷之路,但是整體而言,成大醫院在未來是否能夠達到要服務有服務的品牌、要教學有教學的口碑,要研究有傲人的研究成果,而且還具有國內與國際的競爭力,則是一個嚴厲的挑戰,需要大家的智慧與無私的熱忱來共同思考,若能成為大家的共同使命,才能期待十年後,進入而立之年,成大醫院已經準備好,並踏上這條前景,這便是能否做好傳承的重要考驗。(成大醫院創院20週年特刊回顧 p.227-229) 
 
 
參考文獻
1. 夏漢民:成人之美功同良相。國立成功大學出版,2008年6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