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蔡景仁老師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26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結合人文教育與專業素養的創新醫學教育課程模式:以「習醫之道」(On Doctoring)為例

 緣起
    成大醫學系「習醫之道」(On Doctoring)的課程,經過長時間的醞釀、探討、斟酌、請益、反思與宣導後,終於在100學年度正式開鑼。此一創新課程是結合高等教育之通識教育和醫學人文與醫學專業素養教育的理念所開發的前驅實驗課程[1],也是「成功100」課程改革的實踐之一[2]。林志勝醫師在本刊已有專文報導,針對本課程緣起、實踐與期許做了詳實的介紹[3]。本文則從醫學系一年級新生的身心發展特色切入,說明本課程教育的理念與採用師徒制的理由,俾使成大師徒們及有興趣的讀者對本課程的精神有更深入的認識,藉以凝聚參與師生的共識,一起朝向課程目標而努力,同時也可做為大學專業教育與人文教育結合的參考。
    「On Doctoring」一詞源自1991年出版的同名書,編者Richard ReynoldsJohn Stone生老病死有關的短篇小說、散文及詩歌集結成書,字裡行間透露了他們對行醫的見解與感受。近年來,美國有些醫學校在一年級與二年級開設「On Doctoring」課程;第一年以醫病關係與病史詢問為主、第二年以理學檢查的技術為主,等於是提早開始臨床診斷技能的學習。成大醫學系初期規劃的On Doctoring」課程共有四年,訂定了不同階段的學習目標。其中,第一階段於一年級與二年級實行,其特色是早期觀察臨床醫學的實務,配合師徒教育(mentoring),為結合人文教育和醫學人文與醫學專業素養的教育鋪路,目的在使醫學系新鮮人觀察體驗行醫是怎麼一回事,從而思考未來該如何學習才能做個好醫師。因此,我們稱之為「習醫之道」。


徒於師:挑戰與學習

    進入醫學系的新鮮人,大多都是在1820歲之間的青澀年紀,習俗上來說,雖然他們都已經「轉大人」,但是在心智上,其實還十分需要滋養與灌溉。這些學生們都是Y世代的環境中成長 [4,5],並且剛踏入早期成人轉移過渡期(1722) [6],滿懷崇高理想與抱負而來。這個階段的學子有四個主要任務,包括築夢、學習成長、培養生活與工作能力和發展情愛關係,他們需要從這些追尋的過程中,充實自我和發展自我認同。期間,他們不可避免地會面臨尷尬又充滿挑戰的各式各樣的情境,由此產生情緒、感受、思考和形成價值觀,這同時也考驗著個體的獨立性、容忍度和心智發展。心智的發展足以擴增包容力與改善人際關係,但也要能展現自我、堅持正義、正直與價值觀。當徒弟(學生)發現光靠理想和狹隘的問題解決方式不再能滿足他人和自己時,就是培養自由化與人性化思考的起始,他們必須學習用多元的面向與思考來解決問題與提出創見,既能同理,又能獨立自主。包容力的增加是成熟人際關係的必要發展過程,也是形成真誠親近關係和生活在多元文化社會的基本條件之一。師徒關係對學生心智的發展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如果師徒都能夠主動經營互信、且維持長期的關係,徒弟將能夠在學習成長與發展中獲得對疑惑的啟示。因此,師徒教育關係可說是這一階段年輕人最重要的經驗[6]。但是,對成長與受教於二十世紀傳統教育思維的師父,如何教導Y世代徒弟,也就成為一大挑戰與學習。優質的師徒教育關係亦是學習中最能激發學生學習潛能的力量,良師肩負起導引生涯方向並提供動力的使命,幫助此階段的青澀學子了解未來努力的方向和需要學習的項目。

師於徒:解惑、傳道、授業

    東西方傳統教育的主導權主要都是老師,韓愈〈師說〉開宗明義就點出:「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雖然近代的老師們仍不乏偏重授業,甚至只重授課,但是近百年來,網際網路的迅速發展,主動學習者可以從教科書、文獻、雜誌與網路資訊中,大量獲得各專業領域所累積的知識。在此時代變革下,「習醫之道」的師父們扮演學習者為中心(student-centered)的解惑者,協助學生在自學過程中產生疑惑時,透過傾聽與啟發,幫助學生解除疑惑,讓學生藉由了解、分析、整合等高層次大腦認知功能的運作與轉化,體悟事實知識,而應用於解決問題與創新。此外,師父在教育的過程中,也應帶有類似傳教的特點,以耐心的傳道者精神,不厭其煩地向學生傳達關於學習、待人處事和傳承之道等核心人文教育價值。
於「解惑、傳道、授業」的立基上,成大醫學系「習醫之道」的師父們還必須擴充「師」的定義,將「師」的概念延伸到醫療情境中的境教,時時提醒學生在習醫之道上,還有許多的人師,例如病人、家屬、醫療團隊成員和學長姐等。師父們必須向學生點出,在醫療情境中和這些人師互動的事件,往往可以提供絕佳的人文與專業素養教育的教材,這是當前最被忽略,卻是最珍貴的社會學習。


習醫之道:提供師徒經驗學習的課程

    「習醫之道」的課程即是以「良師」的理念為出發點,配合此階段學生的身心發展,設計一連串的課程,使「師」能展現良醫風範,「徒」能浸潤正向氛圍,進而內化醫療人應有的學識與態度。由一年級開始,課程主要目的是將通識教育、醫學人文與醫學專業素養的認知與能力的學習,融入醫學生個人成長與發展的過程中。課程安排先以觀察臨床醫療生態與文化為主,用意就是把人(徒弟)帶入醫療情境(醫療社會與文化生態),這樣的課程安排開創了高等教育以多元化為基礎的發展學習環境,對醫學系新生而言,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學習方式。從進入醫學系一開始,就有機會觀摩臨床醫療所面臨的生老病死實境,並能夠和病人、家屬、醫療團隊成員、學長姐與師父等互動,這些素材足以化約為通識教育、醫學人文與醫學專業素養等相關的養成教育,大大地提高學習的動機與興趣,從而增加學習成效。然而,醫學系新生對於真實醫療的世界並不了解,乍看到醫療系統制度下複雜而多元面向與問題,會發現事實與理想的衝突,引起情緒反應,產生不解與疑惑,這些都是師徒互動談論的好議題,也是突顯師徒制價值的好時機。師徒在開放氛圍下進行溝通與分享,獲得回饋與反思,處理情緒、增強動機,從而達到廣增視野與深化學習。師父需要依據徒弟所獲得的背景經驗與反應,以及人格特質,設計、啟發徒弟進一步反思和主動探討相關的通識教育與醫學人文議題的知識與理論背景,由廣泛淺略,進入深層並具有整合性的學習,促成學習態度的檢討與改變,為未來的成長和適切的發展鋪路。課程進行中,徒弟自然也會看到不同的典範,從而激發他們價值觀與終身學習的省思,內化所學,並且自發的表現在通往習醫的道路上。因此,「習醫之道」課程模式所提供的真實醫療世界與師徒關係的學習環境,可以推廣與應用於其他專業領域的教育,這是大學教育所應該提供的挑戰與支持的學習環境。

    總的來說,「習醫之道」課程提供了非正式課程與隱藏式課程的學習情境,藉由臨床醫療實境所擁有最自然、最真實的學習素材,使徒弟與師父有充分的時間,形成更緊密的關係。在互信、同理與真誠的氛圍下,師徒們均可獲得覺知的(mindful)、有意義與有效的學習,並將師徒制式教學的特點發揮到極致。這種課程模式,除了能達到將一般高等教育和醫學人文與醫學專業教育的目的進行搭配結合,互為主體,以彌補台灣高等教育中,人文通識與醫學專業之間的斷裂[7]之外,也可供高等教育的其他各專業教育進行課程改革時的參考。(全文刊於通識在線第四十三期 P.4-6. 2012)
 

主要參考資料

  1. 蔡景仁:思考為醫學教育量身訂做通識課程。通識在線:深度論壇2008;15:14-16。

  2. 蔡景仁:「成功100」- On Doctoring和一致與一貫的教學策略。成大醫訊 2011;22:20-21。

  3. 林志勝:On Doctoring -「習醫之道」課程緣起與實踐。通識在線:通識課程理念與教學實務2012;41:54-56。

  4. Smith LG. Medical professionalism and the generation gap.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 2005, 118:439-42.

  5. Smith LG. Educating the professional physician. In Humphrey HJ.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 2010.

  6. Levinson D, Darrow C, Klein E, Levinson M, McKee B. The seasons of a man's life. New York: Knopf. 1978.

  7. 黃俊傑:大學通識教育探索:台灣經驗與啟示,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2002,P.138-14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